• <dd id="qyi7w"><pre id="qyi7w"></pre></dd>

    <dd id="qyi7w"></dd>
    <button id="qyi7w"><acronym id="qyi7w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<dd id="qyi7w"><track id="qyi7w"></track></dd><rp id="qyi7w"><object id="qyi7w"><input id="qyi7w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
        <dd id="qyi7w"><track id="qyi7w"></track></dd>
        <button id="qyi7w"><acronym id="qyi7w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被圍剿的MASH:第一位置不穩,市場“錢景”很迷

        2024年3月,注定會是代謝功能障礙相關脂肪性肝炎(MASH)藥物研發的歷史性月份。


        FDA將在3月14日或之前公布Madrigal公司resmetirom的審評結果。若成功獲批,resmetirom將會成為第一款獲得FDA批準的MASH藥物。


        有概率第一人,resmetirom值得期待。不過,因為MASH的市場天花板極高,入局者不在少數,變數也會時刻出現。


        3月4日,Akero Therapeutics公布了在研MASH藥物efruxifermin的2b期HARMONY研究96周積極結果。


        由于數據極為亮眼,Akero股價大漲。很顯然,MASH市場注定不會太平靜。即便Madrigal公司能拿下“第一”,先發優勢能夠保持多久有待商榷。


        不過,MASH藥物市場最大的焦點,或許不是誰能搶下更多蛋糕,而是GLP類藥物究竟會帶來多大影響。


        核心在于,GLP類藥物不僅是其它藥物的直接競爭對手,更是影響MASH市場天花板的潛在因素。


        因為突出的減肥效果,GLP類藥物正風靡全球,但胖子的減少會讓MASH患者群體規模降低。換句話說,MASH藥物的市場規模也將大打折扣。


        極端情況下,GLP類藥物還可能影響其它藥物的治療順位,進一步拉低后者預期。


        當然,一切并未發生。MASH藥物市場將會走向何方,如今還是一個謎團。


        / 01 /

        上岸潛力選手增多


        對于MASH藥物來說,一個關鍵臨床終點是肝臟纖維化的改善。


        Madrigal公司此前公布的臨床結果顯示,resmetirom低劑量組24%的患者、高劑量組26%的患者都實現了這一目標,而安慰劑組為14%。


        這一數據已經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預期。此前,大部分人普遍預期resmetirom能夠緩解MASH ,但想要達到纖維化改善的終點,成功性很小。


        Akero的股價大漲,也正是因為其拿出了亮眼數據。具體來看,2b期HARMONY研究,旨在評估治療肝硬化前期 MASH伴有F2-F3纖維化患者的效果。


        結果顯示,在第96周時,接受50mg劑量efruxifermin治療的患者組中,75%的患者達到試驗主要終點:在肝纖維化改善一級以上的同時MASH癥狀沒有惡化。
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這一數值是安慰劑組(24%)的3倍以上,并且具有統計學顯著意義(p<0.001)。


        并且,該研究還達到了組織學終點,在接受efruxifermin治療的50mg劑量組和28mg劑量組中,分別有36%和31%的患者,在MASH不惡化的情況下實現了肝纖維化改善2級以上,安慰劑組則是3%。也就是說,以該指標來看,efruxifermin的治療效果是安慰劑的10倍以上。


        另外,efruxifermin還具有緩解效果持久的特點。


        第24周肝纖維化改善的患者,在第96周接受活檢顯示,efruxifermin高、低劑量組分別有92%和83%的患者仍然維持緩解,相比之下安慰劑組這一數值為40%。


        種種積極的數據,讓市場對efruxifermin產生了樂觀預期,最終推動了Akero股價的上漲。


        / 02 /

        療效與依從性之爭


        Akero的表現,只能算是對MASH市場的預熱。上文提及,Madrigal公司resmetirom將會在3月14日或之前公布審評結果。若結果樂觀,resmetirom勢必會帶動市場對MASH藥物市場預期的走高。


        畢竟,這是一個超級大藍海。據NASH DAY數據,NASH影響著全球超過1.15億人,而到2030年這一數字將達到3.57億人。


        與人數對應的是MASH治療藥物的潛在市場規模。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顯示,2020年全球MASH藥物市場達到19億美元,到2030年NASH市場將增長到322億美元。


        當然,市場有多誘人,競爭也將有多激烈。就目前而言,療效和依從性將是所有入局者必須考慮的問題。


        療效決定競爭底氣,也決定能覆蓋多少患者。


        就當前而言,Akero的藥物只是在MASH伴有F2-F3纖維化患者中展現上岸潛力,其能否在MASH伴有F4纖維化患者群體中脫穎而出還有待觀察。


        去年,在納入MASH伴有F4纖維化患者2b期SYMMETRY研究中,efruxifermin最終不敵安慰劑。


        雖然Akero將失敗原因歸之于操之過急,因為該臨床總研究期為96周,而公司在36周的時候就進行了讀數。但不管怎么說,此次失敗仍未其上岸增添了變數。


        依從性則決定患者的接受度。


        就目前來看,MASH藥物的使用形式較為多樣。efruxifermin是一款小分子藥物,但需要皮下給藥;Madrigal公司的resmetirom以及潛力競爭對手Viking Therapeutics的VK2809都是口服藥。


        雖然efruxifermin只需1周給藥1次,但相比于口服藥仍有諸多不便。很顯然,MASH藥物是一個涉及多維度的比拼。


        回到國內市場來說,MASH治療市場同樣吸引了眾多選手入局。


        比如拓臻生物布局了FXR激動劑TERN-101、THR-β激動劑TERN-501、VAP-1抑制劑TERN-201,康哲藥業布局了A3R激動劑CF102,眾生藥業布局了PPARα/β激動劑ZSP0678等、TNF藥物ZSP1601。


        對于這些選手來說,需要盡可能在各方面做的更好,才有可能勝出。


        / 03 /

        最大的不確定性


        不過,對于MASH市場來說,當前的焦點可能是GLP-1的表現。


        GLP-1類藥物是直接競爭對手。在創新藥領域,向來是弱肉強食。一款療效更好的新機制藥物的出現,往往會對現有選手帶來毀滅性打擊。此前,禮來公布的tirzepatide臨床數據過于驚艷,便對MASH領域的核心玩家造成股價打擊。


        但除此之外,還需要關注GLP-1類藥物帶來的兩點潛在影響。


        其一,GLP-1類藥物是否會影響MASH藥物的患者群體規模。


        目前,在MASH領域最廣泛接受的發病機制是二次打擊假說。即肥胖、糖尿病等因素給肝臟帶來了初次打擊,誘發肝臟脂肪聚集。


        在此基礎上,多種細胞或炎癥因子導致脂肪酸過氧化,使肝細胞遭受第二次打擊,造成炎癥、壞死和纖維化。


        簡單概括,肥胖、糖尿病是MASH的主要誘導因素;恰恰,GLP-1也是解決兩大問題的利器。尤其是在肥胖領域,GLP-1正以現象級的速度放量。這必然會導致,現在患者群體規模的縮小。


        其二,MASH藥物會不會成為GLP-1的“替補”。


        上文提及,肥胖等因素是誘發NASH的核心原因。因此,有部分學者認為,從藥物經濟學角度出發,應該是先減肥再治療。


        美國臨床和經濟審查研究所(ICER)在評估resmetriom的成本效益時,就提出:


        與單獨改變生活方式相比,resmetirom對健康有凈益處,但建議付款人應首先考慮GLP-1治療減肥,然后再提供NASH特異性療法的承保。


        如果這一情形最終發生,并且影響所有只針對MASH的藥物預期。當然,ICER的綜述并不具約束力,只是一種潛在可能。但不管怎么說,這依然給所有選手帶來了壓力。


        總的來看,雖然在分析師眼中,MASH藥物市場前景極為誘人。但最終,參與其中的藥企,誰能分到大蛋糕,還有待時間觀察。


        來源:氨基觀察 ,文/黃愷

        聲明: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煜森資本立場,歡迎在留言區交流補充。如需轉載,請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本平臺留言。

        亚洲中文字幕在线|国产亚洲人成网站在线观看播放|人人网人人操